文章

得勝逆境——詩篇第一百二十篇

周永健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祂就應允我。耶和華啊,求祢救我脫離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詭詐的舌頭啊,要給你甚麼呢?要拿甚麼加給你呢?就是勇士的利箭和羅騰木的炭火。我寄居在米設,住在基達帳棚之中,有禍了!我與那恨惡和睦的人許久同住。我願和睦,但我發言,他們就要爭戰。(詩一二○篇)

詩篇第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四篇都附有小標題「上行之詩」。「上行」有往上、登高之意。傳統上認為這十五篇詩是以色列人每年上耶路撒冷聖殿守節時在旅途中唱頌的詩,亦有人說這些是猶太人從被擄之地巴比倫返國時所唱的詩。無論如何,這些詩表達了神的子民對神和錫安的渴慕,桑安柱牧師稱之為「旅人詩集」,十分恰當。信徒在世上是客旅,朝向天上的聖城進發,讀這些詩篇可以體會朝聖者的心情,領受詩中的靈訓。

詩篇第一百二十篇是一首短短的哀求詩,可以分作兩段。第一至四節描述詩人祈求神救他脫離苦境。第五至七節反映作者當時另一種處境,他向神訴說心中的渴求。

祈求脫離困境(1-4節)

本詩一開始,作者就以堅定的語氣表達神垂聽他的禱告。「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祂就應允我。」(1節)這可能是他過去的一次經歷,當他落在危險困難的景況中,神應允了他的祈求。不過,從下文來看,作者所說的「急難」,是他在第二節的祈禱所說的:「耶和華啊,求祢救我脫離說謊的嘴唇和詭詐的舌頭!」

明顯地,詩人是被周圍的人用言語攻擊和陷害,身處困境。詩篇提及惡人和狂傲人的話,他們譏笑別人,憑惡意說欺壓人的話,以口褻瀆上天,以舌毀謗全地,「所以神的民歸到這裡,喝盡了滿杯的苦水」(詩七三8-10)。約瑟在埃及被他主人的妻誣告,雅各被拉班欺騙,大衛被示每咒罵,拿伯被耶洗別僱用的匪徒作假見證陷害等等,都是聖經中的例子。詩人以發問的方式,求神懲治這些說謊言和詭詐話的人,給他們「勇士的利箭和羅騰木的炭火」(4節)。這些人說話傷害他人,帶來毀壞,好像利箭和炭火,神必使他們得到報應,結局如縱火自焚,自食惡果。

今天,不少神的僕人和信徒同樣經歷了惡言的攻擊,包括捏造的謊話、背後的謠言、惡毒的咒罵、無理的指摘、誹謗的控告……往往使心靈飽受煎熬、委屈、痛苦。他們不僅情緒受困擾,事奉也受影響。我們認同詩人的呼求,也需要神的保護和拯救,不致受惡言所害。

難以相處的逆境(5-7節)

第二段的第三節描述詩人生活在不友善、難以相處的環境中。他說自己有禍了,因為寄居在米設,住在基達的帳棚中(5節)。米設和基達是巴勒斯坦極北和極南的地方,米設靠近黑海,基達在約但河東的曠野,當地居民是遊牧民族,以搶劫擄掠見稱。顯然這是比喻的說法,作者以這兩地的人形容四周的鄰居強悍兇惡,表示他的處境十分困難。

「我與那恨惡和睦的人許久同住。我願和睦,但我發言,他們就要爭戰。」(6-7節)作者愛好和睦與安寧,但與他共處同住的人卻恨惡和睦,喜爭執惹事,使他感到孤單和苦惱,因而向神哀訴。我們不清楚這篇詩的背景,也不知道事情的發展,不過作者堅持和睦的原則,他雖然遇到反對和攻擊,仍敢於發言,表明立場,不但沒有隨波逐流,反倒逆流而上。

本詩是信徒在世上的寫照。昔日以色列人在途中唱上行之詩,遙望聖殿,渴想到神面前與他親近。我們今天在地上的天路歷程中,也住在不敬畏神的人中間,受到言語上的攻擊,在相處上出現困難,心靈感到不安和痛苦。我們渴慕得以脫離這些景況,祈求神的拯救。神要我們在世上作鹽作光,因此我們切莫口出惡言,反要以善勝惡,追求與眾人和睦,締造和平。耶穌說:「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太五9)

(刊於 2000 年復刊後第 45 期)

相關文章

支持《聖經報》

若你有感動支持我們數碼化及線上出版《聖經報》的工作,請按下面支持奉獻。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