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歌頌與等候——詩篇第二十七篇

周永健

詩篇第二十七篇分為兩段:第一至六節、第七至十四節。這兩段的內容相似,但語調卻截然不同。首段好像一首凱歌,描寫詩人在敵人攻擊的時候,因為信靠耶和華而可以昂首高歌,稱頌耶和華。後段的重點是禱告,詩人向耶和華發出求救的呼聲,彷彿處身在危難恐懼中。為何有這樣的轉變?這豈不是我們靈性起伏的寫照麼?我們經歷信心的安穩,但有時感受神遠離我們,活在恐懼無助之中。

這詩的作者是大衛,當中提及仇敵並描述軍兵安營攻擊他。其背景大概是大衛早年被掃羅追殺的時候,他為了逃命,曾躲在山洞,住在山寨,進入樹林,甚至無法照顧父母,把他們交託摩押王,住在王那裡受其保護(撒上二十二章)。那些是大衛經歷困難艱苦的日子,性命危在旦夕。我們從詩篇第二十七篇知道他當時的景況,也藉此透視他的內心世界,聽見他信心的呼喚。

得勝高歌(1-6節)

第一節是希伯來詩體的平行句,以兩句命題和兩個問題表達。詩人宣稱他誰也不懼怕,為甚麼?答案在於耶和華是誰。他描繪耶和華的三方面:神是他的亮光、他的拯救、他生命的保障。「保障」可譯作「避難所」、「堅城」。雖然仇敵前來要殺害他,像要吃他的肉,雖然敵軍興起刀兵進攻,但詩人的心境是開朗的,心中安穩,毫不害怕,因為這些惡人必然仆倒大敗(2-3節)。只要我們定睛注視我們的神,認定祂是神,那樣我們便會行在光中,受祂保護,得著拯救。

第四和五節是詩人所追求的「一件事」,意思不是只有一件,而是指他專一追求的目標,就是住在耶和華的殿中。在舊約時代,聖殿是神的居所,象徵神的同在。作者所渴望的,是常常親近神,朝見祂的面,尋求神的心意,與神保持親密的關係。他的信心超越環境,在敵人圍困之時,當他遭遇患難之日,他知道神在保守眷顧他。不論暗處明處,神的作為是奇妙的:神可以暗暗保護他,把他收藏在神帳幕的隱密處,就是在聖殿裡人不能到的地方,使他安全穩妥;神也可以把他高舉在磐石上,使他高過仇敵,屹立不動。因此詩人向耶和華發聲歌頌,歡然獻祭(6節)。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是否有同樣的信念和把握?

呼求等候神(7-14節)

第二段以禱告開始:「耶和華啊,我用聲音呼籲的時候,求祢垂聽,並求祢憐恤我,應允我。」(7節)這裡的語氣與前節不同,從昂首高歌突然轉變為屈膝下跪,向神懇求。是否形勢改變了,詩人陷入更危險的景況中?抑或一切如常,仇敵仍在,只是詩人內心起了變化,信心動搖,在疑惑和憂慮中向神求助?

從祈求中提及的五個「不要」,我們嘗試了解詩人的心境:他求神不要向他掩面,不要發怒追趕他,不要丟掉他,不要離棄他(9節),不要把他交給敵人(12節)。神怎會如此?我們在軟弱和壓力之下,也許會像詩人的心情那樣矛盾,知道神喜悅人尋求祂的面(8節),卻又怕神掩面不看;知道神向來幫助他,稱神是救他的神,但又怕神離棄他,把他交給仇敵。這是心境與環境的衝突,是信心與疑慮的掙扎。大衛如何尋得出路?

經文中有兩個重要的提示。首先是詩人的禱告:「耶和華啊,求祢將祢的道指教我,因我仇敵的緣故引導我走平坦的路。」(11節)在關鍵時刻,他並非只顧求勝,不擇手段,用詭計應付敵人。他看重的是神的道路,他樂意遵照神的指引並行在其中,不靠自己的計謀和聰明。神固然為人行奇事,但人要按神的教誨行事為人,這才是平坦的路。

其次,詩人相信他必得見神的恩惠臨到他(13節),因此他定意等候耶和華,以此結束整篇詩:「要等候耶和華!當壯膽,堅固你的心!我再說,要等候耶和華!」(14節)等候是安靜在神面前,不急躁,不求快,不走捷徑,等候神的時機來臨,以至祂的美意成就。願我們都有這樣的信心和忍耐。

(刊於 2000 年復刊後第 44 期)

相關文章

支持《聖經報》

若你有感動支持我們數碼化及線上出版《聖經報》的工作,請按下面支持奉獻。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