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罪顯多,恩典更顯多——詩篇第三十六篇

周永健

詩篇第三十六篇是大衛的詩,大衛稱為「耶和華的僕人」,詩篇中除本篇外,只在詩篇第十八篇出現。本詩提及「惡人」、「驕傲人」、「兇惡人」、「作孽的人」,把他們與認識神的人、心裡正直的人作強烈的對比,指出人間雖然充滿罪惡過犯,而且極其可怕,但因為有一位美善的神在掌管眷顧,罪惡不能得勝,投靠祂的人必活在神的恩典光明中。這是寶貴的保證,使人想起保羅的話:「只是罪在哪裡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羅五20)

本詩可分作三段。第一至四節描述惡人的罪過,他們沒有智慧和良善,繪畫一幅漆黑的圖畫。然而到了第五至九節,詩人讚頌神的屬性,如同陽光出現,驅散黑暗,一片光明,投靠神的人得享保護和滿足。最後,第十至十二節是大衛的祈求。

惡人的所想所為(1-4節)
本段以罪過的話作開始:「惡人的罪過在他心裡說:我眼中不怕神!」(1節)原文是「罪過的諭示」,是非常奇特的用語,因為「諭示」通常指神所說的話。在此用來形容罪過,彷彿惡人奉罪過為神明,心裡聽從其吩咐,以致說出「我眼中不怕神」,尤甚於愚頑人心裡說沒有神(詩一四1)。

不怕神的人心中只有自己,自大自恃,以為可以橫行無忌(2節)。惡人的口所說的、在床上所想的,所行的都是罪孽(3-4節),與智慧和良善斷絕。這不僅是惡人的寫照,在神看來,世人也是這樣。因此在挪亞時代,神用洪水審判懲罰當時的世代,因為「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創六5)。世人靠自己改進了麼?我們在世上看見罪惡,遇上惡人,不必感到奇怪,因為聖經早已說明;也不須覺得灰心絕望,因為世上並非只有惡人。

稱頌神的慈愛(5-9節)
詩人從作惡的人轉向美善的神,恍如走出黑暗的角落,進入光明的世界。本段論及神四方面的屬性:慈愛、信實、公義、判斷,那不是神學命題的論述,卻是讚美的稱頌,以詩歌平行體表達:
耶和華啊,祢的慈愛上及諸天,祢的信實達到穹蒼。

祢的公義好像高山,祢的判斷如同深淵。(5-6節)
這是何等美麗的詩句、何等豐富的內容,述說着神的慈愛和信實遍及諸天、祂的公義和公正(「判斷」的原意)堅定不移。祂的恩澤臨到人和牲畜,就是一切受造之物。耶和華是聖潔的神,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祂審判罪惡;但祂也是守約施慈愛的神,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赦免罪過,寬恕人的過犯。

詩人在第七至九節用比喻講述神如何保護投靠祂的人。他們在神的翅膀下找到蔭庇,如同找到避難所。他們在聖殿中敬拜神,享受美福而知足(詩六五4),生命充滿喜樂,如喝了滔滔不絕的河水。神是生命的源頭,屬神的人得享永恆的生命,並且得見真光,行在光明中,以神的光觀看萬物,洞悉真相,明辨善惡,不為邪惡所迷惑,亦不為惡人的詭詐所瞞騙(參3節)。有了神,一切就不一樣了。

禱告中得勝(10-12節)
最後三節經文結合了前兩段的主題。大衛從惡人想到神,又從神想到惡人。與惡人成對比的,就是認識神的人、心裡正直的人,他們是知行合一、表裡一致的神的子民。詩人求神以慈愛和公義對待他們(10節)。然後,他想到自己面對驕傲人和兇惡人的踐踏和趕逐,當時的背景可能是大衛正遭掃羅追殺,或受到非利士人和仇敵攻擊,他祈求神保護自己,不容惡人得逞。他在神的光中,看見作孽的人已經敗倒,不能再起來為害作惡。這是信心的看見。

願我們也有這樣的保證,知道惡不能勝善,邪不能勝正,因為我們所居住的,是神所創造和救贖的世界。

(刊於 2000 年復刊後第 48 期)

相關文章

支持《聖經報》

若你有感動支持我們數碼化及線上出版《聖經報》的工作,請按下面支持奉獻。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