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聖經正典脈絡

區伯平

我們的聖經包含著六十六卷著作,是一份跨年代的「作品集」。組成聖經的這六十六卷著作,也構成了基督教信仰獨一、終極的依據。既然是信仰的至高可靠權威所在,則這份文獻就不會有任何增添,也不可作任何刪減。這份不容任何改動的六十六卷著作的「書單」,稱作「正典」;按著字面的詞義,意思就是「標準典籍」。

「正典」的原字是指一根草葦,具有量度的用途,因而可以引伸為事物的尺度、準則。「聖經正典」就是指擁有信仰至終核證權威的這六十六卷著作。草葦或許可以信手拈來,然則「聖經正典」又是怎樣得來的呢?

基督教聖經的「舊約正典」,也正是猶太人的希伯來文「聖經」;是上主自古以來透過希伯來民族歷史啟示的信息。耶穌基督在世的工作,是將上主挽回世界的心意推展至新的階程,於是又產生了「新約正典」。由此,「舊約」及「新約」合共六十六書卷,組合成基督教的「聖經正典」。

希伯來文「聖經」,亦即是我們的「舊約正典」,包含著的眾多經卷,都寫於漫長的、不同的年代;是後來經過長時期的編整過程,才成為現存的面貌。「希伯來聖經」定形的時期所包含的經卷已分為三個組合,正好顯示出這份「絕對的書單」,是經過先後三次明確的編整而至終確定下來的。

「希伯來聖經」的第一組經卷稱作「訓誨書」,就是整部聖經開頭的五卷著作: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申命記。人們也慣常稱之為「律法書」、「五經」或「摩西五經」。

「希伯來聖經」的第二組經卷稱作「先知書」,包含著我們現時慣稱的部分歷史書和先知書。這組由八部經卷構成:約書亞記、士師記、撒母耳記、列王紀、以賽亞書、耶利米書、以西結書、十二卷。排列於最末的「十二卷」,實際上就是現時慣稱「小先知書」的合編。

「希伯來聖經」的第三組經卷稱作「聖卷」,包含著上述兩組都沒有包含的其餘經卷;因此,書卷數目也比較多:詩篇、箴言、約伯記、雅歌、路得記、哀歌、傳道書、以斯帖記、但以理書、以斯拉尼希米記、歷代志。這第三組經卷的內容和風格,可說是特別豐富多姿的。

耶穌也曾訓示門徒:「摩西的律法、先知書和詩篇上所記關於我的一切,都必須應驗。」(路二四44,新漢語譯本)耶穌所指的,正是「希伯來聖經」的這三個組合。耶穌的訓示既顯示了早在祂來世之前,這三個經卷組合已經定形;也確認了「希伯來聖經」(亦即「舊約正典」)的信仰權威地位。至於現行慣用的舊約經卷組合安排,是後來翻譯「希伯來聖經」為其他語文時所作的調整。

在耶穌基督成就救恩以前成書的「舊約正典」經卷,顯然未能充分教導日後的信徒從了解以至持定完備的天國真理。當日每逢初代教會面對疑難的時候,常有個別教會領袖按著所得的領受,寫下針對實況的信函,給予信徒群體相應的真理及應用的指導。而各地教會都珍重這些教導,既結集,亦傳閱。

在教會成形的初代三百年之間,並非所有領袖的著作都被結集起來,也不是所有領袖的著作都能流傳下來、擁有信仰權威的地位。因此,各地教會都有一份被視為珍貴教導的「書單」。在教會歷史上,最早結集的是「保羅的書信」,隨後結集的是「四福音和使徒行傳」,而最後結集的是「其他的書信和啟示錄」。

到了第四世紀中期開始,各地教會的這些大同小異的信仰權威「書單」,才漸漸不約而同地達至共識,正是現時「新約正典」所包含的二十七部書卷。在這之後,再也沒有任何一份教會著述可以獲得同樣的公認地位了。「新約正典」的權威並非來自教會的審批核訂,而是初代信徒群體經過三百年的學習和實踐而體驗,認證出這二十七部書卷的信仰生命力及信仰權威。教會不過是順勢,再藉著議事程式,確定這項信徒群體三百年來的集體摸索的自然結果而已。

聖經,「正典」中合共六十六書卷,上主的話。

(刊於 2000 年復刊後第 45 期)

相關文章

支持《聖經報》

若你有感動支持我們數碼化及線上出版《聖經報》的工作,請按下面支持奉獻。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