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聖經流傳脈絡

區伯平

聖經是一本包含著六十六份著作的合集;而全份著作,大約在距今一千九百年之前完成。基督信徒認定,聖經具有信仰上的絕對權威。因此,這份著作的準確保存和完善流傳,是十分重要的課題。聖經既是古代留存下來,又流傳開來的文獻,其中的歷程,涉及「抄本」、「版本」、和「譯本」的探討。

抄本

正像所有其他遠古著作一樣,聖經包含的六十六份著作,全部都已經沒有了原初編寫者的「親筆手稿」。這些文獻都是藉著不斷的抄寫,以至保存下來的。抄寫是古代複制文獻最主要的方式;由此而產生的文書,稱為「抄本」。

蒲草紙(papyrus)和皮紙(parchment)是古代的主要抄寫材料。抄寫好的文書若是用木條捲起來,就稱作「經卷」(scroll)。若是將抄寫好的文書逐張疊起,然後將一側束緊,以便翻頁,就稱作「書冊」(codex)。聖經抄本以「書冊」方式為多。

在教育毫不普及、抄寫材料又昂貴的古代,信仰群體卻本於對聖言的尊崇,一直嚴謹、積極地抄寫聖經,為要保證聖言能準確保存和完善流傳。猶太人的「文士」,是在基督教會之前負責抄寫「希伯來聖經」——基督教會的舊約——的最主要人物。後來教會抄寫全部聖經的重任,就落在修道院的修士身上。

至今發現的最古舊約抄本,是產生於主前二百年的「死海古卷」。至今發現的最古新約抄本,是一片大約產生於主後125年的約翰福音經句;它距離原著的寫作年日大約只有三十年。至今發現的最古全聖經抄本,是產生於第四世紀的「梵蒂岡抄本」(Codex Vaticanus)和「西奈抄本」(Codex Sinaiticus)。

版本

由於聖經是一份合集,聖經在篇幅上屬於巨著。聖經既分別在各地的信徒群體中流傳,又分別由各處的專人抄寫,因此即使心態恭敬、過程嚴謹、技藝精巧,但是出於各方的解讀差異,以及抄寫人難以避免的差誤,各抄本的內文並非完全一致。這就是經文「版本」的課題。

聖經抄本之間的不同內文,稱為「異文」(variants)。其實「異文」大多是誤寫了或漏寫了的單字,其他差錯也屬輕微,根本不會扭轉經文的基本含意。然而,由於對聖經的尊崇,人們仍然力求得出一個最貼近原稿的聖經文本(text)。

猶太人的拉比自古以來致力保存「希伯來聖經」,經過五百年的努力,到十一世紀初完成了「馬所拉經文」(Masoretic Text),至今一直是舊約的權威文本。現時通行的舊約版本,稱為Biblia Hebraica,由聯合聖經公會在1997年出版第五版。

1516年,伊拉斯姆(D. Erasmus)編製第一本印刷出版的希臘文新約,校勘更近原稿的經文,可說是「經文鑑別學」(textual criticism)的開端。現時通行的新約版本,有奈瑟勒(E. Nestle)和亞蘭(K. Aland)編製的第二十七版Novum Testamentum Graece,以及聯合聖經公會出版的第四版The UBS Greek New Testament。兩者的內文大致相同,只在異文的資料上有別。

譯本

翻譯原著的「希伯來聖經」及「希臘文新約」至其他語文,既是各地信徒的宗教生活需要,也是傳教至其他民族的技術需要。因此,翻譯聖經的活動,由來已久。主前六世紀,猶大亡國,民族流散;以至生於各地的新世代,漸漸不懂得希伯來語文。主前三世紀,希伯來聖經翻譯成希臘文,稱為《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是聖經第一份譯本。

在這之後,《他爾根譯本》(Targums),是兩約之間的亞蘭文意譯本。《別西大譯本》(Peshitta),是初世紀的古叙利亞文翩譯。《武加大譯本》(Vulgate),是四世紀教父耶柔米(Jerome)的拉丁文譯本。早至第五世紀,非洲的埃及和埃塞俄比亞、中亞的高加索民族、東歐的日耳曼民族,都已有了各自語文的聖經。

及至中世紀,歐洲的國族都相繼有了各自語文的聖經了。不過,當日的教廷並不熱衷於翻譯聖經。她根本就不鼓勵閱讀聖經,為的是避免人錯解聖經。直至十六世紀初的宗教改革(Reformation)之後,由於基督新教高舉聖經,才掀起近代的聖經翻譯運動。

十九世紀稱為教會的宣教年代,宣教士將天國的福音傳至全球。於是,聖經也翻譯成各民族的語文,甚至翻譯成地區方言。至今,聖經已經翻譯成大約1,500種語文了;這個數目還在不斷增加中。

(刊於 2000 年復刊後第 46 期)

相關文章

支持《聖經報》

若你有感動支持我們數碼化及線上出版《聖經報》的工作,請按下面支持奉獻。

支持